红火蚁扩散至12省 专家称红火蚁在中国已进入暴发期

25 人参与    分类 : 资讯  

红火蚁不仅危害大,而且防控难度很高,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其物种特点和经济全球化进程决定的。

红火蚁繁殖速度十分惊人,增加了灭杀的难度。在红火蚁群体中,蚁后是专门负责产卵、繁衍后代的关键角色,有些红火蚁巢中会有数只甚至数十只蚁后,每个蚁后每日可以产卵1500粒到5000粒,红火蚁数量短时间就可以大量增加,导致蚁群规模极其庞大,有些蚁巢可能有多达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只红火蚁。

在某个区域内, 红火蚁可以呈水陆空立体自然扩散繁殖态势。此外,红火蚁还可以在空中实现短期内远距离扩散,雌雄生殖蚁通过婚飞,可在达数百米的高度完成交尾并降落至数公里远的地方开始筑巢,迅速拓展新的空间。值得注意的是,水流不仅不能达到消灭红火蚁的效果,而且还有助于其实现跨距离迁移。

随着国内统一大市场的日益发展和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程度日益加深,红火蚁通过物流传播,经物件、车辆等人为因素扩散的案例越来越多,防控难度越来越大。正是通过国际贸易特别是国际园艺植物和农产品及随之进行的土壤移动等,红火蚁逃过海关检查,实现跨洲、跨国传播,进而得以在一个国家内部通过类似方式,在适宜生存的区域继续扩散。

红火蚁防控难度大还在于其侵入初期具有一定隐蔽性。红火蚁成熟的蚁巢会形成明显隆起的沙堆状蚁丘,很容易被辨识出来,但是当其刚建巢穴时相对隐蔽,不易被觉察到。而等到发觉时,其侵入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这就延误了治理的时机,增加了防控的难度。

陆永跃作为专家之一,通过形态特征鉴定和赴吴川实地调查,确定这种蚂蚁为红火蚁,首次证实红火蚁侵入到中国大陆。现场调查结果显示,红火蚁发生区内部分地点如荒坡、草地、长满杂草的田埂等,其发生密度较高,已对当地农业生产,人们的身体健康、日常生活等造成了不利影响。

这种被称为红火蚁的生物源自南美,是全球公认的百种最具危险性入侵物种之一,所到之处,红火蚁攻击人类,侵扰农田,肆虐环境。

有研究显示,目前红火蚁入侵路线正朝着更北、更西方向扩张,近五年来其领地扩大了一倍,红火蚁在中国已经进入了暴发期。

专家称,红火蚁远比人类想象中的狡猾,如果不能将其巢穴赶尽杀绝,可能会促进其分巢,增加分布范围,产生“越杀越多”的怪象。

捅破凸起的土丘,内部蜂窝状结构露出,红棕色蚂蚁泉水般涌出来,这些蚂蚁大小不一,有的还长着翅膀,内部还藏着白色米粒状的卵、幼虫和蛹。

有的蚁巢旁出现了巴掌大面积的红火蚁“弃尸堆”,这是使用农药灌巢的“战果”,有的巢顶成了黑色,覆盖着被烧成灰的秸秆和塑料,这是火烧的“战果”。

被红火蚁叮咬的反应因人而异,对敏感体质的人来说,会产生整块红肿,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

攻击人类时,红火蚁会用上颚钳进皮肤,借力弯曲尾部,再刺入螯针,注射毒液,人类被刺入时会感到灼痛。

有关部门在对100多个红火蚁传入地调查发现,95种花卉苗木中有27种携带红火蚁,草皮、苗木携带入侵比率为85.2%。

的确如此,红火蚁的拉丁学名有“无敌蚂蚁”之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其危害性之大。

红火蚁适应性很强,入侵一地后,往往迅速发展为优势种群,不仅将该地其他类型蚂蚁“赶尽杀绝”,而且把蜘蛛等益虫消灭,使得原有生态结构遭到巨大破坏,造成生态严重失衡。红火蚁直接取食作物的种子、果实、幼芽、嫩茎、根茎等,搬运、放牧蚜虫、蚧类等分泌蜜露的害虫,传播植物病虫害。红火蚁受到干扰后不仅不会四散逃生,而且会产生极强的群体攻击性,通过蜇咬将毒液注入受害者皮肤,让容易过敏的人出现脸红、荨麻疹,甚至导致呼吸困难等症状,过敏反应严重者会出现呕吐、头晕和休克等症状,如果不能得到及时救治,可能危及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