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业疑掀集体降薪潮,降薪30%为什么成了全社会的狂欢?

30 人参与    分类 : 资讯  

#学习打卡挑战赛#

近日,关于银行集体降薪的传闻成了社会的集体狂欢,甚至更有的煞有其事地说中信银行要降薪20%、建设银行要降薪30%。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关注自然有今年疫情冲击之下经济急待恢复有关,也与社会对银行的高薪认知有关。

但现实中银行的集体降薪到底是怎样的呢?为什么全社会都认为或者乐于看到银行的集体降薪呢?

一、银行真的高薪吗?大家期盼的银行集体降薪事实上与广泛流传的银行高薪有关?

每年银行的薪酬都是社会关注的目标,特别是银行的人均薪酬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2018年五家国有银行人均薪酬支出的平均值为28.6万元,交通银行最高,薪酬水平为33万元;建设银行29.6万元,中国银行27.6万元,工商银行26.9万元,农业银行最低也有26.1万元。五家国有大银行收入差距不大,基本在26万元到33万元之间。

12家A股上市城商行人均薪酬支出约为40.9万元,远远高于五大国有银行,上海银行薪酬水平最高达到51.9万元,南京银行次之为48万元。西安银行最差只有27.7万元,已经与国有大银行持平。

从2019来各银行员工的月均薪酬来看,股份制银行收入普遍较高:浙商银行、平安银行月薪5万,全年大约60万元;招商银行的月薪为4.47万元(含派遣人员),中信银行民生银行月薪接近4万;城商行的郑州银行、青岛银行分别为3.56万元、3.43万元;国有大行基本都是垫底: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分别为2.23万元、和2.38万元。

这就是市场上广泛流传的银行的高薪情况。客观的说,银行业的薪酬确实不低,但如果你认为银行的所有人员都能拿到这个水平,或者以为只要进入银行就可以拿到上面的收入,却也是大错特错了,银行内部的收入差距是非常大的,所谓的银行“躺着赚钱”的时代并不代表着员工可以“躺着赚钱”。

二、看看四大国有银行的回应:四大国有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集体回应薪酬问题,目前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针对目前市场上广为流传的银行业降薪传闻,权威媒体对四大国有银行进行了采访并得到了回应,回应的结果与市场传闻有较大的差异:

中国工商银行表示,截至目前,工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2019年,工商银行已经根据国家有关要求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原则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

中国农业银行表示,今年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和安排。农行2019年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政策核定,遵循市场化的基本方向及公司治理机制的相关要求,与农行经济效益同步增长。

中国银行表示,目前,中国银行工资费用预算中尚无降薪安排。2019年已经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核定企业工资总额。按照相关政策规定,中国银行通过公司治理程序确定工资费用,职工工资与企业效益实现同步增长。

中国建设银行表示,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安排。建行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制定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核定,遵循市场化基本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2019年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保持匹配。

四大国有银行的回应基本一致,并透露出几大信息:

第一是今年到时目前为止并没有统一降薪的计划安排,说明四大国有银行目前仍然没有得到国家统一的银行业降薪通知和安排;

第二是目前银行的工资机制并不是人们想象和传说中的那样旱涝保收,而是已经进行了市场化的原则安排;

第三是四大国有银行的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有非常大的关系,如果出现降薪也可能是利润的增长受到影响的原因。

三、银行集体降薪潮并非空穴来风,2020年的银行降薪也许不可避免?

虽然目前并没有统一的国家政策层面的降薪要求和安排,但是这并不代表2020年银行业不会出现降薪潮,而且银行业的降薪潮并非空穴来风,2020年银行业的集体降薪潮也许不可避免。

一是银行业的薪酬面临着2020年利润实现可能增长缓慢或者下降的巨大压力,毕竟现在所有的银行员工薪酬都已经与利润的实现挂钩。

作为金融业的"金饭碗",最近银行面临着巨大舆论压力,特别是利润的增长和员工的薪酬是舆论的重点,而在今年疫情的严重冲击之下,随着不良资产面临巨大的压力,银行业的利润实现面临实体经济的冲击压力非常大。

7月11日,银保监会发言人提到,“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要“及时填补拨备缺口,全面覆盖风险损失”、“切实补充资本”、“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监管要求银行机构实现的利润保持合理的增长,被坊间简单粗暴地理解为政策层面暗示银行利润不允许出现大的增长,甚至可能出现下降的可能。

现实情况也支持了这一趋势,据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23日共26家中小银行披露了2020年半年报,16家银行净利负增长 ,正在等待IPO的湖北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39.75%,随州农商行、肇庆农商行、莱州农商行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下降了43.81%、46.37%、54.29%。 另外,营口银行净利润2.90亿元,同比下降41.89%;辽阳银行上半年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6.9亿元锐减至不到0.8亿元,降幅约88.6%。

监管部门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4个百分点。

央行课题组提醒,我国银行利润增速总体趋缓,盈利能力有所下降。后期银行恐面临更大的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在银行薪酬与利润挂钩的大背景下,银行利润的增速降低甚至下降不能不对银行员工的薪酬产生影响。

二是今年以来的银行利率下降、向社会减利让利将严重影响银行利润的实现并推动银行薪酬整体的下降。

今年以来,由于货币政策宽松和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要求,银行贷款利率下降已经不是理论上的探讨而是一种现实。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明显增强。6 月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 11.1%,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 12.8%,增速均明显高于 2019 年。更重要的是,6 月企业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 4.64%,较上年 12 月下降 0.48 个百分点。

同样,"金融机构要让利实体经济"的政策要求也是银行业掀起的一场集体降薪潮的直接诱因。

7月20日,银保监会召开2020年年中工作座谈会会议也明确表示,要“综合采取坚决整治不当收费、合理降低费率、加大贷款优惠等措施,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

关于1.5万亿让利如何具体落实?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曾经介绍说,1.5万亿让利主要是分三块:一块是利率的下行实现金融市场或者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大概是9300亿元;第二块是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加上还本付息政策,共计2300亿元;三是通过银行减少收费3200亿元。

可见,无论是如何让利都会造成商业银行利润的直接或者间接减少,而银行利润的直接或者间接减少都会造成银行员工薪酬总量的降低,可见,降薪是不可避免的。

三是从民间流传出来的中信银行降薪样本看,现实中银行业的降薪并非空穴来风。

坊间银行的降薪潮始于中信银行,源自于中信银行母公司——中信集团7月已发文开展2020年开源节流、降本增效专项工作。发文要求,达成费用成本“双控”、质量效率“双升”,实现 2020 年度开源增效50亿元、节流降本100亿元目标。

从具体的要求看,原则上管理费用总额(不含人工成本、折旧及摊销)同比下降10%以上。要主动加大压降比例,特别是压降会议费、差旅费、出国费、业务招待费、办公费、业务宣传费、车辆费、租赁费、营销费等行政管理费用支出,提出合理的压降目标。

对于资产、营收和利润都十分依赖中信银行,来自中信银行的资产、利润占比接近90%的中信集团而言,降低费用的要求无疑是针对中信银行。

更有网友根据降薪传闻认为降薪将推动银行股价的上涨:粗略算了一下,六大国有银行6千亿的工资总额,减少30%,要减下来1800亿,这可以1800亿元的纯利润啊!

银行集体降薪潮并不只是媒体和公众的狂欢,而可能成为一种现实,并且已经成为政策意图、社会大众和舆论都期望的结果,但真正现实如何?还要看银行业的利润基础如何?(麒鉴)